香港之夜

我和默成约在尖东站旁边见面,去唱卡拉OK。

那一带宽敞方正,摩登公园两边是 Cafe 的室外座,一杯杯啤酒,人三三两两,楼下偶尔有空铺,不像香港。

老马说这是香港市中心几乎唯一的“整体规划”地区了。

没有唐楼,失败。

CEO 号称比 Newway 更为高端,然而不过像是大学城附近那种十五年前的好乐迪,在地下室,走道狭窄深深,房间细细,音响马虎,呼叫服务没有触摸屏,得打电话。

“二哥,冻柠茶两杯唔该”。

放下电话,唱爱恨情仇,感觉自己是王佳芝。

和默成说些闲话,服务生妹妹推门进来送茶,听了大惊。

“你嘅国语真系好好喔”

“哈?我就系普通话人”

“其实好似台湾过边嘅口音,你唔系台湾人咩?”

“No,强国人”

她准备出去,在门口顿了顿,像想起什么,嫣然一笑。“我前个男友就系台湾人”。

为了表示两岸友好,我点了《家在北极村》,有点怀疑,这是这间小小卡拉OK第一个点这首歌的人。

我们几乎没有唱黄耀明的歌,倒是唱了很多陈百强。

顽童还大胆开声

他说:哥哥眼睛

怎么怎么

又红又肿如像刚刚哭了十声

黄耀明在第二天夜晚,念给 David Bowie 的那封信时,眼睛有点红红。肿是肿的,可能刚刚打了针。

我是哭了十声。

九小时前离开香港,离境时,机场女指给我右边香港居民通道,我对她笑笑,跟着强国人和弱国人去左边排队了。

开心的像白光了。

摩洛哥的泰国人

离开车还有十分钟,我冲过马路,在对面的茶馆坐下,点了一杯薄荷茶。

他在我旁边坐下,对我笑笑。

「打哪儿来呀?」

「中国」

「喔,酷。不过有点意思,你不大像大部分的中国人,可能有点像泰国人?」

唷,有见识,一般摩洛哥见到亚洲脸还只会打招呼「阔你奇哇」和「你好」,连「阿尼哈萨唷」还没学会呢。

不过他这么流利的英语,的确在这个法语和阿拉伯语笼罩的世界,显得格外锐利。

「我住在泰国旁边,那边有很多长的不像「大部分中国人」的人,都不怎么白」。

「嗯,其实我是想说,你这样自自然然地坐在这里,也不太像大部分中国人」

「哈哈哈,你是说这杯薄荷茶嘛?」

满街的茶馆,好像每个摩洛哥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都给了薄荷茶和闲谈。

「中国人工作忙,而且基本都有中国胃,你们的茶太甜了。而且很多人外语不好,你看,我的英语都磕磕碰碰的,更别说会法语的人少之又少了,又不像你们,生来就要说四门语言,可以在茶馆和所有的人聊天,中国人的幽默,甚至用了北京话就完全丢掉了」。

他莞尔一笑,开始问我一些政治问题,很正确,但是架在许多完全不确切的细节上。

「摩洛哥也有这么多中国报道?」

「不,我在德国科隆工作」

难怪。

「但这是我的城市,我和你一样,来这个城市度假」。

他心满意足地看着这白色的城市,黝黑的皮肤确实像被渔港的阳光灼伤过。伊比利亚半岛的别墅和官邸占据了高高低低的海岸,灯塔的微光无时无刻地微微转动,青铜色的门饰,巨大的蓝色涂鸦里,黑色眼影的柏柏尔女郎的披肩被大西洋的海风吹得好像已经呼呼作响。

远处的花园旁,妇女在闲聊。她们习以为常地不会进入茶馆这个男人领地。

Sidi ifni,这个在1969年由西班牙交给摩洛哥的渔港,是我大西洋漫游的最后一站。

再往南就是西撒哈拉了,穿过漫长的沙漠海岸公路,六到八个小时的车程可以抵达阿雍,那是三毛和荷西居住过的撒哈拉之城。不过在今天,除了三毛的粉丝外,去到那儿的外国人,基本只有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包括中国军人。

离开海岸,去往南方的小阿塔拉斯山区,必需得在 Tiznit 转车。从历史到今天,这都是柏柏尔人和撒哈拉人的一个重要交易中心,以银器和刀闻名马格里布和撒哈拉。

我在纷扰的麦地那(在摩洛哥,这通常指一座城墙包围的旧城)寻找一间庭院餐厅,一位长衫长者给我引了路,只请求我用完午餐,去他那买一把包着银子的刀剑。

餐厅的天井整个被鲜花覆盖,丰满的老板娘在厨房忙着。她的客人跟我笑笑,让我随便坐下来。

「哪儿来呀你」

「中国,你哪」

「瑞士」。

这是一张亚洲的脸孔,妆容和发型停留在1971年,可能是伊梅尔达,也可能是陈丽春,或者是一个往返香港和新加坡的女人,奔波着,一丝不苟。

她的男朋友看起来比她年轻二十岁,但并不是摩洛哥街头常见的,精壮英俊饱满的男人。瘦瘦的,体贴地张罗着,讲话温和,诚恳,女人聊着聊着,经常笑到他的大腿上。

他甚至对庭院里的我们都那样的诚恳和礼貌,不像通常的马格里布壮年男子,都有一种事先张扬的雄性声气。

这应该是她要的吧。

吃完饭,我继续要了茶。

她的男朋友笑说

「茶不就从你们中国来的嘛」

「不,茶是从印度和塞隆来的」,她纠正说。

我和她男友都愣了一下。瞬时我反应了过来。

「没错,塞隆产茶,不过塞隆现在有个新名字,叫斯里兰卡」

「哈哈对,斯里兰卡」。

她想起什么,说。

「那离我的故乡不算远」。

「你的故乡哪里啊?」

「泰国」

她问我去哪里,我说去 Tafraout ,一个山镇。

「哦,那可能跟马拉喀什差不多?我不太喜欢马拉喀什,我喜欢阿加迪尔,有海滩,等下我又要过去了」

「还有披萨」,我说。

那是一个摩洛哥最现代化的海滨城市,原因在于曾经发生了一场地震。于是现在的街区和海滩,都是精心规划过的,连步行的台阶都是。

西欧每个国家都有廉价航班飞过来,非常便宜。

她的男朋友拿起她的手包,轻轻松松地,准备去赶车。

「那么祝你度假愉快了泰国姐姐,萨瓦迪卡」

「再见了,你也愉快,萨瓦迪卡」

她笑,牵着男友离开了。

古拉格群岛 | 在北方的河海上

一辆开往北极圈的列车

我们从北极圈最大的城市摩尔曼斯克南下,不过是一宿的火车,已经驰出北极圈,抵达凯姆,五点刚过,乌云满天,仿佛从来没有黑过,也未曾亮过。

摩尔曼斯克有开往北极的游船。但我们没有报名,只是来到这最北方的海港,看看人类是怎样无畏惧地在这寒冷中建造现代。很巧,我们呆的那两天,小雨不停,但那尊巨大的,直面北冰洋入海口的红军雕塑下,花圈上的鲜花打着霜,火坛里的火,仍在冷雨中跃跃跳动,像是有源源不断的伏特加注入,挨过了百年的冷酷。

十月革命在今年迎来了第一百年,苏联的灵魂仍牢牢地伏藏在俄罗斯北方的土地和海洋上,摩尔曼斯克如此,凯姆如此,索洛韦茨基岛也如此。

甚至火车还是如此。在北极圈的列车上,我跟女列车员提出想要买俄铁那刻着雄鹰的茶杯,给她的钱跟看过的纪念品册上的价格,少了非常多——也不是全新的,她大概报损之后就完事了吧,像我们也曾经有过的北方国营大厂。

凯姆这里离北极圈只有两百多公里,离白海的海岸线二十公里,倘若要从大陆进入白海中的索洛韦茨基群岛,这是最好的连接点,在白海的东边当然也可以上岛,却更荒芜和荒凉。

这样一个孤零零的二层木结构小型火车站,是俄罗斯北方行走最常见的景象。铁轨外层层森林,站台外零散小店,有厚厚的门帘,悄悄地无日无夜的开着。或许是白夜将至,店里的女人站了一夜,眼神依然炯炯。

通往码头的公交车在六点半准时从站外开出。我拿出Kindle, 把旅行指南上的俄文指给司机看,他点点头,示意我们扔下三十卢布,还是便宜,这时,人民币兑换卢布已经逼近1:10了。

三三两两的人在零零散散的村落上上下下,最终抵达码头的度假村。买好船票,我们裹着外衣就往船上逃。昨天下午开始的大雨,一直从北极圈外,跟着我们来到北极圈内,眼前的白海,阴沉沉,远远的浪拍着乌云,像失去救赎的永恒末世。

船上却温暖紧凑。没有领袖像,圣母和耶稣的哀容下,挂着高帮雨靴、雨衣、围巾、大衣和各种罐头及饮料,如果不下船,好像也可以在这样的世界存活下去。

幸运的是,当我们抵达群岛主岛时,乌云竟然散去了。俄国北方的初夏,如白云苍狗,在灿烂阳光的扫荡下,好像洗去了千年的冰冻。

在白海的轮渡上

尽管在《古拉格群岛》中,索尔仁尼琴把整个苏联比作一个密布监狱和集中营的群岛,但人们仍然普遍认为,索洛韦茨基岛上的监狱旧址就是古拉格群岛的原型。荒唐的是,这个监狱,也是极北之地历史最悠远的修道院,14世纪就已建立,迅速成为整个白海群岛的中心。1926年,这里成为关押反对斯大林的异己分子的劳改营。1939年成为海军士官学校,1974年,苏联把这里改成博物馆,但直到1992年,这里才终于迎回圣像,复建修道院直到如今,它成了世界遗产,当然,是因为修道院的历史,而不是劳改营的历史。

气温只有12度,可是风轻日艳,蓝色的海面和青葱的森林。让人愉快而难以置信它在漫长冬季的酷烈。修道院在一个微微凸起的坡上,我买了两个烤鲱鱼夹面包,一瓶格瓦斯,狼吞虎咽完,才进到修道院门内,它仍在叮叮当当的内部装修,信徒、教士和工人来来往往,修道士认真地给俄国的游人讲说那一尊尊失而复得的圣像,我听不懂俄语,只好依在墙头,眼光穿越小小的墙洞,蓝色的白海翻卷着浪,低低地怒吼。

穿过庭院和大门,原来修道院的后面有一弯湖水。画画的、发呆的、钓鱼的都在水旁,静静地守着这七百年的修行场。若追究着这水而去,弯弯曲曲的河滩后,是无穷尽的北方之海。那时正是6月,北方的森林已经复苏,铺天盖地的绿色和红色被海风迫着,压在白色的树干上,树根下,青苔、青草和野花互相纠缠,听说雨后就会有蘑菇生长。

修道院在岛屿的最南方,往北边走去,是被海风吹得呼呼作响得森林。我沿着道路走进去,却越来越鸦雀无声,风被一层层得森林说服了。路的右边,一个小小的蓝色湖泊悄悄藏着森林中,我没有进去,只直直走了两公里,去看岛上的植物园。那是地球上维度最高的植物园,古老的松柏之下,工人养育的郁金香正在盛放,艳丽过圣彼得堡冬宫里所有的古典名画女郎。

从森林中步行回来的我,等船在七点回去,风吹得猛烈,只能走进一个劲风中萧瑟作响的木屋,是一档卖饮料、酒和鲱鱼面包的小店。要了一杯冰凉的格瓦斯,从窗外看白海,还是蓝,可是因为又起了乌云,那蓝色隐隐带上了褐色的染浸。

两个小时后,我们重新回到大陆的海岸。码头的度假村唯一的那个会英文的男孩帮我们叫了十一点的的士,于是去度假村对着海边的餐厅吃晚餐。十点的云依然斑斓,那太阳就像群岛一样,永远沉不下去。

继续前行,火车在北方的暗夜里,穿过了海岸和一个又一个的湖泊。从白海搭乘一宿的火车,清晨抵达彼得工厂,又是一段漫长的轮渡。从火车站花半个小时走到如大海一般的奥涅加湖畔,等待轮渡前去基日岛。在那满是草场,风车和野花点缀的岛上,有着俄罗斯历史最重要的乡村教堂主变容教堂,有22个洋葱头屋顶,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北方最重要的象征。

岛上的人口比索洛苇茨基群岛少得多,又或许因为它隔水相邻的是彼得工厂这样的大城市,在船上,我并没有看到跟索岛渡轮一样的商店商品,只在岛上湖边的凉亭上,看到了可口可乐饮料店,和小船上满满的鱼。洋葱头正在复修,古老的木屋里,女人身着古装,为我们扮演俄罗斯的古老生活。是温暖了很多,在高高的草丛中,我们摇摇摆摆,晃到岛中央的风车旁,看那无尽的北方原野,延伸到天涯尽头的水和蓝天上。

塔金锅 | 橄榄树下,东湖边上

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丧失对食物的热情,那他就还是二十世纪的青年。

一个人如果在地球的地方对食物都始终热情,那他肯定有着公元前二十世纪青年的古老灵魂。

摩洛哥好吃吗?这是个毫无意义的社交谈话。毕竟你我口舌的差别,有可能比西伯利亚的野狼和阿萨姆的犀牛的差别还要大。

更何况这些年来,我吃盐的量,越来越低,淡淡一点就行。偶尔做的菜,不是被妈妈姨妈投诉太淡,就是被山东人湖北人投诉盐都没有。像一个气鼓鼓的中年人那样,判断食物好不好,新鲜成了第一位,切薄荷和柠檬的时候,会欣欣然于它的热量欠奉。

摩洛哥的料理,在我眼里,也和我现在偶尔的厨房操作原则相去不远了,简单,低盐,有窗外地头的薄荷和柠檬,也有乡野的肉食,和傍晚鱼市挑来的渔获。

好吃不好吃,就要看做的人了。

虽然是第一次来摩洛哥,可是和摩洛哥食物的接触,那已经是十三年前了。

那是2004年,在摩洛哥中兴任职的小E回到深圳,刚好我还是个对到处吃新馆子充满热情的好奇宝宝,得知罗湖东湖公园里开了一家「大府第」,专做摩洛哥菜,兴冲冲就拉着小E去了。

「真的是摩洛哥菜」,小E看着端上来的塔金锅笑。

金光灿灿的餐厅,半露天地盛着山水,东湖的微风吹过,幽暗南国植物的芬芳,辉煌而温柔。

十多年以后,在摩洛哥的大街小巷,海滩山涧,山区公路的大车店,我看到餐厅的外头,总是摆着一个个的塔金锅,仿佛离开了它,摩洛哥人就没办法做热菜似的。

「哈比比什么意思啊」,我指着大府第的英文招牌「Habibi」问。

「摩洛哥人叫你亲爱的就这么说」,小E粲然。

然而在今天,并没有摩洛哥人叫我「哈比比」,虽然我万分确定,我是来自哈比国的Guru。

这间偏僻处的「大府第」维持了两年不到,后来听说变成了酒吧,再后来就没有了。

在二十年房屋需要旧改的深圳,二年的餐厅是再正常不过的寿命了。

我也十年再没见过小E。只是在卡萨布兰卡明亮摩登的茶馆里啃着冰淇淋时,想起伊,和伊曾有的这里十五年前的生活。

塔金锅说起来有点像汽锅之类的形制,不过,大西洋和撒哈拉之间的摩洛哥人不用它煲汤,基本是一种类似「焖烧」和「焗」的方式。牛羊鸡鱼都行,一些土豆,一点番茄,橄榄和香草,盐和胡椒粉,放进锅里,然后炭火上焖烧,二三十分钟后,滚滚跳动的一锅肉菜就摆在你桌上了。

肉菜是浑然一体的,尤其脂肪和肉的蛋白质分解后和着橄榄溢出的汁水。而真正好吃的,也就是蘸上这点汁水的面包。塔金锅里本身的肉菜,倒是吃不吃,不大要紧了。

老实说,无论是配牛肉和鸡肉,都太平凡。想要在日常的塔金锅吃出新花样,你要勇于挑战每次看到的新选项——这种机会并不常见。次常见的是所谓的「柏柏尔人欧姆雷」,羊肉饼和着柔嫩的煎蛋在塔金锅里焖出来,送入面包里,称得上是肉食者的盛宴了。

可我却算不上「肉食者」,只乐意找些可爱的隐蔽的牛杂。牛脚、牛肝、牛心或者牛脑都是我非常乐意的选择,就像今天的午后,在菲斯古城中的古树下,这一锅浓郁蹄花香的牛蹄筋塔金锅,好像吃了几个满满胶原蛋白的年轻人,让旅途,光复了。

塔金锅小馆,Birgit sketches 作品

去撒哈拉卖蜗牛汤

「法语?英语?」,蜗牛摊老板哈桑问我。

「英语谢谢」我指了指小碗。

接过蜗牛开吃。大概是刚煮出不久,非常烫,狼狈的我还没戳出蜗牛肉就啪地把整只带壳的蜗牛扔在碟子上。

旁边吃蜗牛的法蒂玛已经笑得前俯后仰。

熙熙攘攘的广场,哈桑的蜗牛摊儿不是独一号,却是生意最好的,大概是他能说会道,竟然还会不错的英语,这在摩洛哥可真是少见。

毕竟瓦尔扎扎特虽然在去撒哈拉沙漠的路上,却也算不得是「旅游城市」。

法蒂玛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妇人,披着头巾,但穿着西服,和旁边的先生一样,有公职人员克制拘谨的中产气息。

狼狈的我,应该是她今日小小的亮点之一吧。

于是我的手脚也变得忙乱,挑蜗牛肉也失去了淡定和章法,好像跳起了阿拉伯男人的晃头舞。

「第一次吃?」哈桑好奇地问我。

我点点头。

实际上不是,这是第三次吃蜗牛汤了,只是这一碗特别烫而已。

但是,做一个愚笨的游客,给非旅游行业的当地人民带来欢乐,从来都是一个旅人小小的生存和搭讪伎俩。

别把这招误对旅游行业的人使。

哈桑和法蒂玛看起来恨不得亲自挑出蜗牛肉喂我,伊斯兰社会那种家庭分享式的热情,一旦激发出来,会像洪水一样把东北亚式的虚伪礼貌服务全部淹没。

「嗨,你们中国人还会碰到吃的问题!」哈桑惊叹。

「并不是啦,只是我比较愚蠢」我回答。

「你也晓得,中国人啥都吃,可很有趣的是,我们几乎不吃蜗牛,也许是中国的蜗牛和你们的蜗牛不一样」。

「天那,你们居然不吃蜗牛,你们可是中国人哪「。

我简直要为不吃蜗牛的中国人哭泣了。

蜗牛汤真的很好吃。摩洛哥人亲切地把它叫做「果啦」,Ghoulal

无论在大西洋,地中海,平原地区,阿特拉斯的雪山下,撒哈拉沙丘的土基房旁,只要有摩洛哥人,傍晚都会有一锅煮得喷香得蜗牛推出来卖,无论他是阿拉伯人,柏柏尔人,撒哈拉人或是黑人,无论是绅士,流氓,主妇还是时髦少女,没有人不爱这一碗只要五块迪拉姆(三块五人民币)的蜗牛汤。

我也爱。尤其是吃完蜗牛之后,那一碗酣畅淋漓的汤,陪伴了我从沙漠到海洋的每个夜晚。

汤是清汤,深色,看起来像是广州的老火汤,有姜,甘草,牛至,百里香,茴香籽,薄荷,孜然,胡椒,辣椒等等香料,量都恰到好处,汤有蜗牛的鲜,也有姜和香草的香。一碗热汤,在湿润的海滩春夜,在寒凉的沙漠星空下,都是全身心的安慰。

我要拍英俊的哈桑,他眼珠一转。

「哥,给我你的手机,还是我来拍你」

他让我站去汤锅后边,拿起汤勺。

「从今天起,你就是撒哈拉最好的蜗牛摊老板啦」

真是碗美好的春天之梦。

梅克内斯 | 巴格达圣徒、罗马和葡萄酒

1

游人来梅克内斯不多,虽然它是摩洛哥的四大王城之一,十七世纪修筑的王宫,采取了很多致敬凡尔赛宫的细节——没有想到后来,法国人真的成为了马格里布的共主。

走在麦地那和王宫附近,你几乎不会碰到掮客,大概是因为外国游人少得不足以支撑他们生存。安静的麦地那里,店铺就像是一个平凡的老城应有的日常供应,木工堆在门口的木雕,也比不上菲斯精致,却更庞大和家常,应该是实实在在地装饰着当地人的大门和梳妆台。

我在广场转悠,去喝带着柠檬芳香的甘蔗水,又坐下来吃蜗牛。老板以为我是南洋的穆斯林,热情地和我说了很多阿拉伯语,又私人赠送半碗蜗牛——也许他已经看到我用曾用左手吃,会心想“啊,这个苏门答腊的异端”吧。

2

去圣人墓,得在法兰西学院门口坐拼车。

拼车在摩洛哥广阔而常见,大多是一些很多年的奔驰老爷车,坐车相当规范——几乎每个线路都专门有人售票,人满即走,像新疆的“线路车”,唯一的差别是摩洛哥的车常常要挤下五六个人,其实那旅费只有几块钱,你大可以买两个座位,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

卖票大爷看我是外国人,试图劝我包车去罗马古城。我说不,我要去看看你们的圣人。

7块钱的车票而已。

穆莱.伊德里斯是哈桑·本·阿里·本·阿比·塔利卜的儿子,而哈桑又是法蒂玛的长子,先知穆罕默德的外长孙。789年,千里迢迢地从巴格达抵达Volubilis,将伊斯兰带给马格里布,并建立了摩洛哥的第一个伊斯兰王朝。

马格里布的阿拉伯化从此开始,现在,那些自称阿拉伯的人中,柏柏尔甚至地中海其它族群的基因应该不少,就像滇中很多「南京柳树湾」族谱的汉人,隐藏了大量的彝白血统一样。

虽然后来迁都菲斯,但他还是葬在了直面 Volubilis 的一个山谷,成为摩洛哥最重要的朝圣目的地。

这个白色的山谷小镇也并没有很多朝圣者,据说合适的日期是七月到八月,那时音乐和祈祷,会缭绕在整个山谷。

我走到栏杆旁就不能再进去了。作为一个非穆斯林,我们能在这个位置近观,摩洛哥人已经是相当开放了。

3

我从圣人墓走路到罗马的遗迹,不过三公里,从山间橄榄树下,看梅克内斯一望无际,起起伏伏的沃野,不得不叹服罗马人果然会选好地方。

Volubilis,这最早是腓尼基人的城市,在耶稣诞生的头一个世纪,成为罗马的城市。

在二世纪,这个城市人口达到两万人,在罗马最偏远的省会中,也算是了不起。285年,在柏柏尔部落联盟的进攻下,罗马人放弃了这里,也陆续失去了大部分的地中海世界。

罗马人走了。但居住在这儿的柏柏尔人,希腊人,犹太人和叙利亚人还继续讲拉丁语。这种情况持续了七八百年,也就是说,在圣徒穆莱.伊德里斯789年抵达这里,将伊斯兰带给马格里布以后,拉丁语依然存活了几百年。

伊斯兰的摩洛哥把这里当成圣地保存。这城市的建筑和毁灭,结果都是来自海峡北面的力量。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把这座两千年的城市震垮。

现在,罗马人的成就,只有这柱子和美丽的马赛克。柱子上的居民,是美丽的大鸟和小鸟,叽叽喳喳在叫,在春夏之交的花草中摇动。

我身旁来了两个中国人,其中一个像演员耿乐一样英俊。但他竟然抄起石头,想打鸟巢,也许为了惊起一片的拍照?

我们阻止了他。

莫名其妙的天朝来客,有时候量确实就是大得防不胜防。

4

我在摩洛哥一共喝过五次酒。

第一次在南部,Tafarout的一个山谷旅店,游泳池旁,对着群山。喝酒的有说法语的欧洲人,也有一家人的摩洛哥游客,在那喝了卡萨布兰卡啤酒,40DH。

第二次在 Fez,如宫殿的酒店大堂,和国内好友刚好也在摩洛哥旅行的挚友聊天,在那初次尝到Meknes河谷的红酒,后来第三次,第四次在直布罗陀海峡南方的丹吉尔,喝的也是Meknes产的酒,于是Meknes对我来说,除了古城麦地那,罗马古迹和圣人墓,葡萄酒始终是另一个吸引点——在一种禁忌中的吸引力。

可是,当我真的走在 Meknes 的街道上时,我发现这里和所有的摩洛哥城市一样,酒依然是被隐藏的。家乐福没有,本地大卖场也没有。

如果你在摩洛哥北部麦田和橄榄树无穷无尽的沃野中走过,干热的阳光把你包围,你就会知道水果,包括葡萄在这里肯定长得特别好。

超市未果,不满足的我在城里游荡,抬头看见所谓 Bar,就进去吃喝一下。

如果说茶馆是90%的男性世界,那么屈指可数的 Bar 可能是 120%。大屏幕永远在播放球赛,烟雾缭绕。

倒是知道了一个寻常摩洛哥酒徒的消费。之前三四次,都是在绝对游客的地方。在这儿,很多人就是进来要两瓶啤酒,16DH一瓶(小瓶),喝个三瓶也就三十人民币,送碟橄榄过来,抽支烟,足够消磨一晚了。

我正手机打字,记录这一段的时候,服务生过来,给全场顾客每人送了一只小小的烤鸡腿。

一种修辞 | 攻略与指南

撒哈拉的边缘

「攻略」这个词,极富一种中国人的精神在,又或者是一种与新教毫无关系的资本主义精神,倘若你把它与旅行分隔开来,用在哪行哪业都能适应自如。

看着它,你可以想象一个寸头,淡眉,戴着眼镜的微胖的三十岁中国通信工程师,在阴晴不定,破破烂烂的非洲腹地城市,用蹩脚的法语和刚学的带有湖南口音的斯里瓦里语,和豪宅管家打招呼。他「搞定」这个国家国营电信公司领导的招数复制了无数回,证明是行之有效的。这就是攻略。

在这种开拓疆土的身传教学中,「真诚」和「坚持」往往被认为是攻略成功的要诀,种种坚持的故事听起来非常感人,是那些买了机场实用标题书籍后大呼上当的人,真正想要的通关法则。

种种人生「攻略」,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干货」。

中国人是如此喜爱「干货」,以至于一带一路,从喀什噶尔,费尔干纳河谷,撒马尔汗,库尔德斯坦到马格里布的的杏仁和葡萄干,源源不绝地乘着飞毯飞抵杭州,装满了阿里巴巴大楼,堆埋了网易严选大楼,填平了西湖。

所以,在一个以快速和效率为美德的社会,我们特别容易理解,为什么一本本厚重的旅行指南,永远不及四张A4纸打印出来的「攻略」受到人们的欢迎。不要说阅读那个地方人民的心灵记录了,连阅读旅行指南都足以让大部分人困惑,那么多内容,我要去哪儿?

你想要十分钟决定旅行,就和干货攻略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走同样 Lonely Planet 路线 」这种古代西方困扰,从来没有在中国真正出现过,中国游客的白脸红唇高对比度旅拍妆,只会在穷游和马蜂窝的热帖指导拍摄机位狭路相逢——是的甚至不是什么锦囊。

你国人民真的特别警惕西方渗透,热烈拥抱土法炼钢。

总是在列清单,如果你总是看那些「人生必去清单」并且觉得一个也不能少,那就别抱怨一路都是上海话广东话四川话铁岭话啊。

长年累月在国内当「上帝」惯了,呵斥服务员的本能永远去不掉,习惯把自己出门旅行当「送钱」的不平等关系。这样追求「效率」你,只能本能去点同侪安排的「套餐」,有什么好骂呢?你的生命不过就是努力被爆款套餐填鸭的充实啊。

写旅行指南的时候,我常常觉得旅行指南实在太浅薄了,几个作者,总共花费六七个月的旅行时间,就试图总结出云南,或是四川,或是安第斯山,或是安纳塔利亚的亮点。

你面对的,可是千山万水,几千万的人民,几千年的文明,几百亿开花结果,游走天地的生命。

如果说「指南」比「攻略」还是好很多,那就是它始终不那么「干货」,它有对一个地方发自内心的尊重,并让你拥有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的选择,书里总是有很多地方,见不到旅拍团,你大可以和那些并无兴趣赚你钱的当地人,上山下海,或是一杯茶,一支烟。

旅行是个体寻求自由和解放的一个路径,但它很难避免被消费和狂妄吞噬。而旅游业,它是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勃勃野心成长起来的,它早就是资本主义根深蒂固的常规消费供给和利润制造机,商人把玩着「生活方式」和「旅行」,非常得心应手,连「丧茶」的「丧」也不过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小把戏。

个体挣扎在这种名利之中,要么认为自觉是雪山权威,要么说自己首开线路。

怎么是你开的呢?山在那里,人类的东非祖先几万年前就走过。

想要以旅行来接近自由,破解游戏的难度越来越大。

而用攻略的你,不过是在老大哥嘿嘿嘿的眼光下,那个走着一遍遍窠臼,误以为自己很酷的人类罢了。

你缺乏的,是对地球的尊重。

如何正确环绕摩洛哥

摩洛哥能玩多久,以我的个人意见,国王陛下给中国国民恩准的90天免签,是能够把亮点玩得七七八八了。

 

我自己这一次走了42天,每个城市没有停留超过3天,大部分亮点都有涉及,但非常遗憾的是,没有去爬4000多米的北非最高峰,也没有去这个4000米群山山脉徒步或者深入到山区的居民聚落,再加上Lonely Planet 和 Rough Guider 同时推荐的亮点 Draa Valley 也没有去——那是沙漠边缘的绿洲地带,波斯人发明的坎儿井灌溉系统,波及到的旧世界的最西级就在这儿,最东你应该也知道,是吐鲁番。从吐鲁番到Drra Valley,这就是一个地球干旱带的坎儿井文明圈。

 

如此一来,一个不算散漫的60天行程,大约也可以不要脸的说:你把摩洛哥好看的部分看了大部分了。

 

地图所绘制的环线,就是我的60天推荐路线,10天和15天行程,则可以在选取你的兴趣点之后重新得到,我之后会举例。

 

那么,摩洛哥的旅行,能看到什么?

 

这是一个没有奇观的国家——撒哈拉或许算,但它并不是摩洛哥独有,事实上,摩洛哥只有它西缘的很小一部分。喜马拉雅、亚马逊丛林、极光这样级别的自然奇观没有,也没有马尔代夫和加勒比海的白沙滩。

 

北部地中海有无尽的麦田和橄榄树,南部有沙丘边始终顽强的棕榈。冬春的山顶有雪,秋色一样灿烂。

 

和周边那些赫赫有名的古文明相比,它也谈不上文明古国。马格里布作为旧世界的尽头,太阳落下的地方,可以说其实是处于一种多重殖民的历史。腓尼基人,罗马人,阿拉伯人,法国人都先后改变了山地、原野和沙漠海洋间游涉的柏柏尔人。

 

但文明交织的摩洛哥,恰好给了我们一种迷幻繁杂的中世纪古典加上近世殖民文化混合的风情,那种完全不一样的异国情调仍然是迷人的。而且相对开放的环境,对游客的欢迎和称得上可靠的旅游基础设施,使它成为体验伊斯兰世界或许不是最极致,却是最容易取得的,且美味的甜点。

 

所以,去摩洛哥旅行,你应该将重心放在如下几点,分先后顺序。

 

1、体验麦地那古城货真价实的千年生活

摩洛哥人将“城”(城墙是象征)叫 Medina ,在你行程中,大部分城市都有一个麦地那,我来之前曾经开玩笑地说马拉喀什是摩洛哥丽江,来了之后发现我错了——麦地那仍然真实地是当地人生活的地方。最重要的麦地那,是千年古城Fez 菲斯,里边诸多伊斯兰学院的精美建筑让人目瞪口呆,而几乎所有的手工艺作坊都还在真实地运行。

 

2、沙漠和绿洲

和想象中不同,摩洛哥其实大部分是农耕地区,尤其中北部,延绵不绝的广阔麦田非常迷人,所以文明古城基本都在中北部。南部偏远的绿洲是走长线的你值得深入的部分,缺少游客,真正有深入北非的感觉。至于撒哈拉的沙丘很美很梦幻,不过你能抵达的地方是大家都能去的。

 

3、山区和柏柏儿人

半年挂雪的阿特拉斯山脉提供丰富的徒步路线,五月雪化后,登上北非最高峰也很容易。地中海旁边的里夫山脉不高,却有海滨高山的湿润蕴藉。南方的小阿特拉斯山脉地区,干旱而巨石阵阵,棕榈和灌木淅淅沥沥,特别有“非洲”之感。

 

4、大西洋和地中海

海滩还好,海滨的麦地那很迷人,重点是,海鲜非常便宜。大西洋风很大,有几处地方适合海上户外运动。

 

5、殖民遗留下“现代”的摩洛哥

丹吉尔、卡萨、拉巴特、得土安和sidi ifni分别提供了不同的,西班牙和法国殖民影响的城市风格。

 

 

60天路线开始

 

仔细看图,摩洛哥的地理一目了然。

 

从北到南,北方的地中海畔有里夫山脉

北部到中部是广阔的平原,直到4000米的阿特拉斯山脉拔地而起

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是绿洲,小阿特拉斯山区,东南方向渐渐变成撒哈拉沙漠。

继续往南,连大西洋边也渐渐进入沙漠地貌,很快就进入摩洛哥控制,但国际社会还未全面承认的“西撒哈拉”了。

 

这个六十天路线,能让你把这个国家几个部分的代表都看看。

 

起点和终点,如果你是从中国出发,那么几乎只能是卡萨布兰卡。我搭乘的是阿提哈德航空,你当然也可以选择其它中东航空公司或者土耳其航空。

 

如果你从欧洲出发,那么丹吉尔是个完美的起点终点,可以直布罗陀轮渡过来,还有广泛的航班飞往欧洲各地。

 

马拉喀什和阿加迪尔也可以飞往西欧各地,如果你是10天路线,用它们。

 

图上的编号,代表了我建议的环线,但是你也可以顺时针倒过来,把数字颠倒一下就行了。

 

1-22是路线各个点,23和虚线是如果你还有多余时间,那么就去尚未开发的地中海沿岸走走吧。你可以从丹吉尔开始,当然更可以从卡萨布兰卡开始。

 

第一部分   大西洋漫游

 

1、丹吉尔

海峡门户,有地理打卡的意义,白色的麦地那和殖民城区都挺好。海滨一线有在摩洛哥最多的酒吧。

海峡对面的伊比利亚半岛清晰可见

 

2、阿西拉 Asilah

大西洋海滨小镇。海边麦地纳很美,有精彩的涂鸦。

丹吉尔-阿西拉  半小时车程

 

3、拉巴特

首都,亮点在海边那个城堡,墓地,和海滩的大浪。考古博物馆有很多罗马时代的内容。

阿西拉-丹吉尔  二到三小时车程

 

4、卡萨布兰卡

摩洛哥的“上海”,有现代的“租界”都市生活,有世界第三大的漂亮清真寺。

拉巴特-卡萨布兰卡  一小时车程

5、EL JADIDA

唯一的葡萄牙城堡世界遗产,寒酸,但是城市宜人,海鲜鲜美便宜,往南一小时有个海边小镇盛产牡蛎,喜欢生吃的布要错过。

卡萨布兰卡—JADIDA   一小时车程

 

6、索维拉

海边的麦地纳是世界遗产,迎海的城堡是权力的游戏里的“渊凯城”,狂风中海鸥非常肥大。有完美的鱼市和便宜的帝王蟹。

JADIDA-索维拉   四小时车程

 

7、阿加迪尔

全新的海滨城市,没有古城。你可以歇歇享受海滩和欧洲食物,Again,有完美的鱼市。如果你喜欢冲浪,周边有几个非常棒的冲浪海滩。

它是个交通枢纽,去南方的大巴基本要经过这里,有很多直飞欧洲航班。

索维拉-阿加迪尔   五小时车程,大西洋公路非常美

 

8、Sidi ifin

前西班牙殖民小城,完美的 ART DECO,古老却宽敞的海滨旅馆,友善的当地人和便宜的海鲜,背包客会喜欢,在这里发呆几天吧。

阿加迪尔-Sidi ifni  四小时车程

 

9、Tarfaya

一边是撒哈拉一边是大西洋的天涯海角小镇,如果你不打算进入西撒哈拉,这儿就是你的南极。

Sidi ifini – Tarfaya  六至八小时车程

 

10、Laâyoune  阿雍

西撒哈拉的首府,除非你是三毛的死忠粉,还是别去吧。这个城市没有什么了,除了联合国维和部队。

一定要去,卡萨布兰卡有直飞航班,省得千里迢迢。

Tarfaya –阿雍   两个小时车程,会有严格的盘问检查,但无需特别签证。

 

 

第二部分,高山与沙漠

 

通常你在 sidi ifni就会往北边折返了,去一个Tiznit的城市转车,那儿有撒哈拉人喜爱的手工小刀卖。

 

11、Tafarout

如西部片一样壮阔、残酷而美丽的小阿特拉斯山脉中的小镇,充满了巨石,棕榈和娉婷的穿着柏柏尔传统服装的少女。人民友善,旷野中通常没人,却会有艺术家的创作,偶尔还会遇见嬉皮的老爷房车停在开阔的山群中。

另一个背包客风格的地点

Sidi-ifini- Tafarout  转车需要六七小时

 

12、Taraodaant

南方的“小马拉喀什”,有迷人和更少游客的麦地那。注意,夏天这里有一条路可以翻过两千多米的垭口到马拉喀什,如果是开车和包车,不要错过深入阿特拉斯高山地区的这条路。

走这条路到马拉喀什,开车要六七小时,夏天有大出租车司机会走。

 

13、马拉喀什

还需要讲什么吗?广场上永远不停的表演,麦地纳的生活和精美的伊斯兰学院,漂亮的北非园林——包括YSL的花园,丰富的广场美食。还是座看得见雪山的城市。

 

14、图卜卡勒峰

四千多米的北非最高峰,两天半时间可以从马拉喀什去登顶然后回来。

报户外团或者在Imlil村找向导都可以。

在马拉喀什也能参加阿特拉斯山脉的徒步,与山和山民近距离接触,路线有4-6天不等,有户外旅行社组织。

 

15、 Aït Benhaddou

最著名的城堡,世界遗产,拍过你听过没听过的无数名片,包括阿拉伯的劳伦斯,权力的游戏,角斗士甚至西藏题材的电影。

马拉喀什-本哈都  四到五个小时车程

 

16、瓦尔扎扎特

绿洲中宜人的一座有城堡和广场的城市,通常是中转停留去沙漠

本哈都-瓦尔扎扎特     一小时车程

 

17、Zagora 和 DaraaValley

最有特点的南方绿洲地区,有很多城堡和历史上与沙漠贸易留下来的痕迹,还有坎儿井,中国游客很少进入。也是另一处撒哈拉观景地点的进入口。

瓦尔扎扎特 -Zagora  四小时车程

 

18、梅祖卡

撒哈拉边缘的村庄,沙漠团都会到这儿,长线背包客自己可以坐大巴到这儿,再坐车或骆驼玩玩沙漠——村庄旁边就是撒哈拉沙丘,走路也可以。

瓦尔扎扎特-梅祖卡  七个小时车程,如果从Zagora过来,开车会好些。

 

 

第三部分:古都,麦田与地中海

 

从沙漠到古都FEZ很痛苦,夜车七八小时而且很早到。长线旅行者不妨在中间城市歇一夜比较好。

 

19、FEZ

无论怎么比,FEZ古城都是无以伦比的,密集的古城生活,精美的大学和清真寺,精彩的手工艺都值得停留两天。

梅祖卡-菲斯  可怕的八小时夜车,建议中间停留

 

20、梅克内斯

尺度宜人,清静的麦地纳(终于没有游客和掮客了),罗马遗迹,圣徒墓和葡萄酒都值得一去,参加本号之前的文章。

FEZ-梅克内斯  一小时车程

 

21、舍夫沙万

蓝色麦地纳的山城,夜景如梦如幻。里夫山脉非常美,徒步进山,在山顶能看到第种哈,以及周边的山村都非常好看。加上物价低廉,长途旅行者真的可以多呆几天。

FEZ或梅克内斯到舍夫沙万,四小时车程,非常壮美的北非地中海田野和群山风光。

 

22、 得土安

山坡上白色得麦地纳遥遥对者几公里外得地中海,夜景非常漂亮。城市宜人,传统手工艺学校也值得去参观一下。

舍夫沙万-得土安    一小车程。

 

 

得土安往西一小时到丹吉尔,就结束摩洛哥大环线了。如果你还有时间,沿着地中海往东走,那里几乎没有游客,还有里夫山脉地区的柏柏尔文化。海边的度假住宿,也在慢慢增长中。

 

总而言之,如果你是第一次来,那么中部的古都一定还是要去。

如果你时间充分,想能有远离游客的空间,那可以

 

第一,  向南方去

第二,  向地中海东部去

 

30天路线

60天的大环线,22个目的地,要缩减成30天小环线的话,那么可以舍弃南方,这样走。

 

卡萨布兰卡——EL JADIDA——索维拉——马拉喀什——攀登北非最高峰——本哈都——瓦尔扎扎特——梅祖卡——梅克内斯——菲斯——舍夫沙万——得土安——丹吉尔——阿斯拉——拉巴特——卡萨布兰卡

 

第二次来就可以从卡萨布兰卡飞到阿加迪尔,深入南方。

7-15天路线

 

至于15天,10天线路。确实网上那些攻略都是可以照抄的,那是省时且不打算第二次来摩洛哥的选择,也是没错的,基本就是30天路线再精简成古都和沙漠。

 

但我还是觉得,如果只能7天,那就马拉喀什-菲斯和卡萨布兰卡吧,不要跑来跑去折腾了,撒哈拉沙漠在埃及和突尼斯也能看到。

 

 

一点点交通建议

 

摩洛哥的基础设施在我眼里看来已经可以了,比不上中国土耳其马来西亚泰国这些有了现代框架的发展中国家,但比印度尼泊尔那种“真正的第三世界”已经好很多。

 

有火车的地方就坐火车,可以选一等座,并没有贵多少,会舒服一些。摩洛哥从丹吉尔到卡萨布兰卡的高铁在修建中。官网据说支付不方便,但是每个火车站的自动售票机都挺方便的,我基本都是自己在自动售票机买,不雍提前很久。

 

大巴只选CTM和SUPR这两家国营的,因为,只有这两家会没几个客人也准点发车。

 

多多利用 Grand Taxi ,就是固定线路拼车,但很规范,都是专人售票,坐满就走。女孩子记得要求坐前排副驾位,还可以买两人座位让自己舒服点。很多时候,这种线路出租车比巴士方便太多了。

 

带一本旅行指南,LP或者ROUGH都可以,能告诉你哪条线路的拼车在哪儿座,你搜中文攻略基本是搜不出来的。

 

一点点住宿建议

 

长线旅行者基本没有必要预订,在热门地方,住宿大把,很多古城民宿独立卫浴单人间两百迪拉姆(140人民币)以内是容易找的。冷门地方游客不多,去旅行指南推荐的就好了。

海边的维吾尔

五月的地中海,开满花。

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当地的新疆朋友,是个上学的小孩,在英文都说不大通的异国他乡,有人讲讲中文也好。

小X在罗马时代的城门等我。这是星期五的傍晚,整个海滨大道的人,步履轻快得随时要把石板古道擦出口哨声。

我拿出一支 Marquise 香烟递给他:「尝尝,摩洛哥带过来的」。

「我不抽烟」,他笑了,撩了下有点长的头发。

学艺术的。「那你整天被烟熏着吧」

「的确是」,他大笑。

我们在高高的城门上迎风抽了一支烟,大海的蓝色慢慢地深了,最后坠入黑暗,水上,挂着一团淡黄的月亮。

决定去吃饭喝酒。当然还是户外,这一点土耳其人跟欧洲人没什么两样。

在马路走着,我转头看见一个姑娘。

「看那边,她一定是哈萨克吧」。

团团的脸,长长的丹凤眼快要飞出眉梢。

「啊是的,我去那家饭店吃过饭,那姑娘的确是从哈萨克斯坦来的」,小X说。

「他们特征的确很明显哦」,他忍不住笑。

「毕竟哈萨克是蒙古的兄弟嘛」,我说。

小X的汉语非常标准,标准到新疆口音都很微弱。毕竟是乌鲁木齐的年轻人。

「你家在乌鲁木齐哪儿呀」

「离大巴扎步行十分钟,你肯定去过吧」

「当然」

他的爸爸和妈妈的故乡来自不同的绿洲,地理距离有几千里。小X的长相,更像东边那些绿洲的,也就是说,像一个略微异国情调的东亚男子。

「所以,你还是会被看出来是外国人吧」

「是啊,虽然我土耳其语已经很标准」,他大笑。

我们在美丽的花园里吃饭,周遭都是时髦的当地人,抽烟喝酒,还有看起来新鲜丰满的汉堡。

他点了烤鸡和沙拉混合的食物,我点了意大利宽面。

「想拌面吗?」

他做出一个要哭的表情。

「怎么不想,想死了。上次自己一个人试着做,还是没那个味儿」。

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都有不少维吾尔餐厅,这儿没有,毕竟只是个地中海省会。

「伊斯坦布尔那些维吾尔餐厅,土耳其人常去吃吗?还是维吾尔为主」

「大部分还是维吾尔自己人吧,土耳其人还是喜欢他们自己的味儿。上次我邀请同学去我那儿吃饭,做了寿司、意面和大盘鸡,他们把寿司和意面吃光了,大盘鸡剩不少。他们说辣味很香,但确实可能不合他们口味」

「恩,我聊过的土耳其人,也没啥人喜欢中国菜。不过,我还蛮喜欢土耳其人的泡辣椒的,那大概是地中海这一带清淡中唯一的小刺激了」。

「泡菜是还不错的」。

小X的大学里有十个新疆同学,两个维吾尔女生,很是宝贵,一个和同学好了,一个嚷嚷看不上这些同学,要回乌鲁木齐找。

我看着灯光下的夜色与人们,「嘿,其实,这儿和乌鲁木齐也就三个时差」。

他点头。

「那你一年回家一两次?」

又是哭丧的脸了。「现在变成两年一次了」。

「为什么」

「很麻烦,回去他们会对土耳其回来的学生或者任何人很关照,就想着你跟「东突」可能有关系。我上一次回去,在机场被盘问了一个多小时,好笑的是,他并不是跟我面谈,而是我在办公室里,他打电话跟我说了一个多小时才放我走」

「那回家还有人关照你吗?」

「时不时还是有人上门问最近干嘛之类的」。

「我本来今年要回去的,爸妈姐姐的礼物都买好了,结果听说他们会让回去的学生上一个学习班,几个月,护照都可能被收掉,那我怎么回来学校注册?只能不回去了」。

「真是扯蛋啊」。

他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其实有三个选择,一个北欧,一个美国,一个表哥在北欧,另一个姨妈一家在距离伊斯坦布尔一个小时的城市,最后让他阴差阳错地在土耳其念了大学,谈不上喜欢,但已熟悉。

他偶尔会接到国内来客翻译的活儿,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打工收入。「干四天能挣到土耳其一个月的最低工资」。

「你打算以后留在这儿吗?」

「目前是不大想,土耳其入籍要毕业以后居留五年,我还想去其它地方看看,也许美国?」

「你还年轻,选择还在未来呢」。

我们喝完了酒,决定去酒吧续摊,古城里的老房子在夜晚都一眨眼变成星光闪闪的Pub,人们欢笑着享受初夏的凉意。他陆续碰见几个同学,贴面礼,拥抱,同学们热情地跟我说你好。

「古城里都是本地年轻人,因为是酒吧一条街嘛,还有一些背包客。至于俄国人、德国人和英国人,他们躺在新城区海滩边的酒店里酗酒」。

「你喜欢喝什么酒」他问我

「我啊,除了中国白酒都可以喝」。

「哦中国白酒,简直了,我也讨厌。上次回乌鲁木齐,一帮我带过他们旅游的大哥大姐请我吃饭,用红酒杯给我倒白酒,这就新疆人。我妈平常管我可严了,一回去她就说你醉了」。

「那么你现在自由自在了」。

他笑了,我们继续喝下去,在这十八度的海风下。

十点,清真寺的钟声和歌谣飘过,与人们的欢声笑语同奏。

「我刚才翻了你朋友圈,看到你转发一条「一个不是穆斯林的维吾尔还能称为维吾尔吗?」,那你是怎么看待信仰的」。

他认真看着我说:「我觉得,我可能不再需要一个神了」

地中海 | 安塔利亚跑步指南

安塔利亚,土耳其第四大城市,百万人口的舒适和便利,海湾的老城下有古老的海港,对着地中海和半岛的群山,有时候,走在街上,你还能看到远处高山的残雪。

我很喜欢它。老城里都是背包客和本地青年人,人们在无数的海滨花园餐厅喝酒聊天,抽烟或者弹唱。在漂亮的钟楼旁,似乎有百年历史的电车从早晨开夜晚,最核心的两个站间,有不下七八个书店,不是教辅,不是卖文创和衣服,不是咖啡馆——当然也供应好的咖啡,就是一间间真实的书店。

我喜欢这样有着当地真实生活的地方,而不是英国人俄国人酗酒的海滩。

何况那对着深蓝地中海的酒店,价格只有对着混黄海峡的厦门的一半——不是想黑厦门,也行是想黑贵国。

安塔利亚有着完美的海滨跑步路线。以钟楼为界,向西去 Lara 海滩,有着长达七公里的跑道,加上连接的自行车道和步道,适合跑步的地中海大道足足有十公里之长,从罗马时代的城门出发,跑到海边瀑布旁边的 Lara Hotel,来回刚好是一个半马,21公里有余。

这是博主某天早上心血来潮干的事情,一般人请勿模仿(博主之前只跑过12公里)。

跑完博主的表情如下。

安塔利亚太多罗马文物,不值钱。

可是,去跑那7公里的跑道,真是一件宜人的事情哪。

先来看安塔利亚的地图,中间那巍峨的钟楼就是最中心。不要管上面古老的罗马剧场,今天我们只谈跑步。

假设你住在老城,那么,在钟楼跳上往西的电车(2里拉1次)。

你会经过美丽的城门。

坐几站,直到你再次看见地中海,就可以下车了。

或者看见这个酒店就下车。

这一段电车路线一公里多点,你也可以跑过来。

下车后,沿着电车轨道走两百米,看见电车轨道向北边拐弯,这时就右转过马路,朝海边去。

过了马路,就看到七公里的跑道起点啦,跑起来吧。

在这七公里的跑步旅程中,迎接你的将是这样的景色。

跑道在瀑布那里结束。

你可以随时停止跑步,在任何一间海滨餐厅,咖啡馆,喝1.5里拉的茶,五六块的咖啡,15里拉的啤酒,20里拉的鸡尾酒,吃东西也行,一份意大利面一般不会超过20里拉。

今天汇率   1里拉=1.935人民币。

当然也可以在到处都有的海边休息椅发呆,直到日落。

路上甚至还有直面大海的公共泳池,可以跳进去。

如果你是个抠门人儿,呃,跑道会经过两个家乐福卖场,你可以买便宜的食物,6里拉的啤酒或者是20里拉的葡萄酒。自己去椅子上对着地中海吃喝吧。

如果你厌倦了这条跑道(可能吗?),那么试试另外一条滨海公路。

也是从钟楼开始,向西边跑去,一直跑到电车的终点站,大约单程3公里,对面就是丰富罗马展品的安塔利亚博物馆。

然后你会看见这样让人心旷神怡的风景。

下坡后是长长的海滩,但我建议你在坡上玩。因为,安塔利亚的市民喜欢停车在这坡上,抽支烟,跳个舞。直到海的蓝色更深,黄澄澄的月亮挂在水上。

和他们一起跳舞吧。

——————————————————————

最佳跑步时间:四月,五月,九月,十月